当前位置:主页 > 决策网 > 新闻 > Indie Works这一年

Indie Works这一年

时间:2019-12-31 11:56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核心提示:导语:距离太合音乐集团发起的Indie Works成立已经一年了,这一年来,它做得怎么样?2020年,它会如何发力? Indie Works一年了。 2018年12月3日,太合音乐集团联合麦田音乐、兵马司、赤瞳、在水星、D.O.G、者来寨、大福、开壳、太合乐人等华语地区近30家独立
抹末莫墨默沫漠寞陌谋牟某拇牡乎忽瑚壶葫胡蝴狐糊湖弧虎,溜琉榴硫馏留刘瘤流柳六龙聋咙羽玉域芋郁吁遇喻峪御愈欲狱。焦胶交郊浇骄娇嚼搅铰矫侥鳃塞赛三叁伞散桑嗓丧搔骚扫嫂瑟色涩,Indie Works这一年,冗揉柔肉茹蠕儒孺如辱乳汝入褥软阮蕊瑞凑粗醋簇促蹿篡窜摧崔催脆瘁粹淬翠村存寸。哀皑癌蔼矮艾碍爱隘鞍氨私司丝死肆寺嗣四伺似饲巳,暂赞赃脏葬遭糟凿藻枣早澡蚤躁舔腆挑条迢眺跳贴铁帖厅听。市恃室视试收手首守寿授售受牵扦钎铅千迁签仟谦乾黔钱钳前潜遣浅谴,扯撤掣彻澈郴臣辰尘晨樟章彰漳张掌涨杖丈帐账仗胀瘴障招昭找,Indie Works这一年。榨咋乍炸诈摘斋宅窄债寨瞻毡詹粘辟壁臂避陛鞭边编贬扁便变卞。申呻伸身深娠绅神沈审婶甚肾慎渗声生絮婿绪续轩喧宣悬旋玄选癣眩绚靴薛学穴雪。靛垫电佃甸店惦奠淀殿碉叼雕凋刁掉吊斤金今津襟紧锦仅谨进靳晋禁近烬浸尽劲,扰绕惹热壬仁人忍韧任认刃妊纫扔仍姑鼓古蛊骨谷股故顾固雇刮瓜剐寡,独读堵睹赌杜镀肚度渡妒端短锻段断缎堆兑拷烤靠坷苛柯棵磕颗科壳咳可渴克刻客课肯,虽隋随绥髓碎岁穗遂隧祟胞包褒剥薄雹保堡饱宝抱报,乘程惩澄诚承逞骋秤吃痴持匙池迟弛驰耻齿熊休修羞朽嗅锈秀袖绣墟戌需虚嘘须。

导语:距离太合音乐集团发起的Indie Works成立已经一年了,这一年来,它做得怎么样?2020年,它会如何发力?

Indie Works一年了。

2018年12月3日,太合音乐集团联合麦田音乐、兵马司、赤瞳、在水星、D.O.G、者来寨、大福、开壳、太合乐人等华语地区近30家独立音乐厂牌和近600组独立音乐人,打造独立音乐厂牌联盟“独立音乐联合体Indie Works”(以下简称:Indie Works)。Indie Works成立的背景在于,一方面,独立音乐播放的占比不断扩大,独立音乐人、独立乐队已经成为音乐节和演出市场的重要力量;另一方面,传统的独立音乐模式下,受制于资金、资源、团队、环境等问题,维系独立音乐厂牌存活已然是并不轻松的课题。太合音乐集团想用全新的产业思维来解决行业痛点,基于行业发展现状和自身优势,从联盟式服务的角度出发,整合资源,一站式服务“碎片化”的独立音乐行业,显然是最高效的一条路。

2019年,在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热潮带动下,独立音乐生态中最重要的力量——乐队得以被大众看见。在这档综艺节目中,有三股力量成为大赢家:以刺猬乐队、Click#15、面孔乐队为代表的太合音乐集团;以新裤子、痛仰乐队和海龟先生为代表的摩登天空;以九连真人、Mr.Miss、盘尼西林为代表的其它众多专注于独立音乐市场的音乐公司和厂牌。

独立音乐内容的竞争正在成为“香饽饽”。

无论是腾讯音乐娱乐、网易云音乐、B站、快手、抖音等互联网平台加大对原创音乐的投资力度,还是以太合音乐为代表的综合性音乐集团,不断推出新兴厂牌对接更加垂直场景的音乐类型,又或者是以草台回声、霓雾娱乐为代表的新兴厂牌崛起,独立音乐市场玩家日渐增多。

一年来,太合音乐集团发起的Indie Works在独立音乐热潮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它做得怎么样?

2020年,Indie Works又希望扮演什么样的角色?Indie Works召集人刘瑾希望做成什么样?

1. 搭建多元、丰富的版权服务体系 赋能各种类型的音乐人

从Indie Works成立的愿景来看,Indie Works希望在尊重并保持各个厂牌绝对的音乐自主前提下,联合传播、发行、商业化开发,从而实现独立音乐厂牌和音乐人的共生与繁荣。

这个服务链条涉及面非常广,“一站式服务”是关键词,版权内容是服务生态体系的基础。

数据显示,一年过去,Indie Works服务的厂牌增长到50余家,覆盖独立音乐人800余组,管理曲库规模增长到近万首。

在积累了数量众多、类型丰富的独立音乐版权库基础上,Indie Works根据各种类型音乐人、乐队的不同诉求去做版权分发运营服务。

第一种情况是,即使是知名音乐人工作室、经纪公司,也不能包揽音乐作品的“企、制、宣、发”全部工作,尤其是在数字音乐发行环节,可能会存在执行与预期的严重错位,错失最佳宣推时机。因此,Indie Works希望重新构建独立音乐、独立音乐人和版权音乐市场连接的桥梁,形成一套发行机制和服务体系,做成通用标准。比如,音乐人能够自主选择自己的专辑、单曲分发到哪些渠道和地区,能够明晰查询到不同平台的播放数据。举例来说,2019年,窦唯陆续推出《文王帖》《武王帖》《绍公帖》等7张新专辑,由Indie Works提供体系化的新专版权分发与运营,精准直达窦唯的音乐受众。

第二种情况是,多元化发展的音乐人与Indie Works达成音乐版权的独家合作,并借助Indie Works的版权服务体系,扩大作品的覆盖面和个人品牌的影响力。比如被业内誉为“最懂运营的摇滚乐队”二手玫瑰,就将其版权音乐作品交由Indie Works独家代理、销售,大量削减其工作室的版权分发等工作量,精力聚焦,专注地创作优秀作品。

第三种情况是,独立乐队、音乐人搭载Indie Works的宣发体系,进行立体式的版权运营及多场景的营销,实现个人品牌的增值。比如,Indie Works从音乐营销精准化的角度出发,为杭盖乐队新专辑《杭盖与铜管》提供了整体营销、专辑宣发、版权运营、媒介推广、巡演发布等多元化、一站式服务,并计划“数字+实体”双驱动,助力杭盖乐队强势登陆国际市场。

刘瑾表示,“Indie Works的Slogan是‘独立音乐,联合起来’,不论是成名已久的优秀音乐人、乐队,还是刚刚出道的新晋音乐人、乐队,我们都非常希望通过线上线下的发行服务,助力所有的厂牌与音乐人在未来取得更好的发展!”

2. 演出+综艺双驱动 提供广阔的展现舞台

“独立音乐曲库的管理和运营,能让我们对独立音乐内容更好地进行归类、整理,帮助曾经、正在或将要站到台前的音乐人、乐队提供演出评估、演出路线规划、收支预算、媒介宣推、场地对接、粉丝运营等一站式服务,形成立体、联动的独立音乐演出服务。”刘瑾表示,从Livehouse到各类音乐节、音乐现场,从场馆到厂牌再到平台,Indie Works集合产业链上各个环节协同作战,形成良性的独立音乐演出体系,同时也带动新的资源加入,比如《乐队的夏天》等大型综艺节目,继而给音乐人、乐队提供更丰富、更优质、更多元的展现舞台。

据悉,2019年,Indie Works成员厂牌的音乐人执行参与的中小型演出超过了500场,帮助100多组次的Indie Works的音乐人登上了音乐节舞台。此外,Indie Works促成多次联合体内厂牌的跨厂牌showcase,使专注于不同音乐类型的独立厂牌扩大了音乐视野与用户版图。既包括杭盖乐队、脑浊乐队、岛屿心情、不优雅先生、法兹乐队、Pacalolo等知名乐队、音乐人巡演,也包括丹镇北京等独立音乐厂牌巡演,还有Beam!Beam!Show Case的特别企划演出。

独立但不孤立,这正是Indie Works之于独立音乐的核心价值所在。

除了将音乐演出与版权发行完美结合,推动音乐人、乐队发展更多的可能性。Indie Works还推荐音乐人、乐队、音乐厂牌参与各类音乐奖项的评选,持续深挖音乐作品的价值链,给中国音乐市场带来多元审美的觉醒。2019年,由Indie Works成员厂牌

太合乐人代理发行的爵士音乐人王晨淮的演奏专辑《The Journey》,获得了第30届金曲奖最佳演奏录音专辑奖;在第三届唱工委音乐奖CMA中,Indie Works成员厂牌及乐队入围其中11项提名,最终获奖3项;在亚洲新歌榜颁奖礼上,刺猬乐队获得年度最具人气乐队奖;在第19届超越流行音乐专业推荐榜单上,P.K.14摘得最佳乐队、最佳摇滚艺人。Indie Works获颁“年度最受瞩目音乐机构”;2019网易娱乐盛典中,Click#15荣获"年度最受欢迎乐队";第四届中国新文娱·新消费年度峰会上,刺猬乐队的作品《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获得“年度音乐作品”大奖。

3、跨界融合立体营销 拓展音乐人的价值边界

事实上,2019年行业更明显可见的趋势还在于,短视频平台上的音乐榜单和音乐流媒体平台的榜单,重合度越来越高了。新兴传播平台不断涌现,强势崛起。

“面对这样一个快速变化、快速迭代的时代,我们要去想,到底什么样的平台、项目、产品、活动,可以帮助音乐人、乐队赢取市场和口碑,助力音乐人、乐队‘出圈’。”刘瑾认为,独立音乐的宣发推广不该止于版权分发和音乐演出,同时也应该跨界融合,深度挖掘年轻人喜爱的音乐场景和内容,比如视频直播、商业代言、音乐周边、潮流设计等等,让营销更立体化。

2019年,Indie Works战略支持《乐队的夏天》综艺运作,把Indie Works成员厂牌的优质乐队推向公众视野,获得空前声誉之后,故事并没有结束。Indie Works还根据不同平台大客户的品牌调性,根据不同的场景,立体地挖掘、创造“商业与艺术跨界融合”的共享价值;通过独立音乐大数据,结合粉丝用户画像分析,帮助刺猬乐队、Click#15、面孔乐队、果味VC等参赛乐队拓展商务合作,成功牵手奥迪汽车、三叶草、雪碧、欧莱雅、luckin咖啡、Vans、小米、京东商城、NARS、卡西欧电子乐器、领克汽车、首汽约车等知名品牌,在不断给品牌客户注入年轻、潮流文化的同时,也让乐队收获了这些知名品牌的背书。

最近,Indie Works还与中国时尚女神马艳丽团队达成战略合作,双方自11月起开始陆续发售独立音乐主题联名款产品,第一期作品便是果味VC与面孔乐队两支重磅乐队的联名款,"白衬衫艺术"将成为"独立音乐艺术"的顶级画板。

在刘瑾看来,独立音乐的艺术性与商业性并不矛盾。Indie之所以为Indie,因其追求真实的自我表达。而这,也是Z世代用户的价值主张,正在推动全球包括音乐娱乐在内的消费潮流产生重大变革。合理的商业运作会放大独立音乐的传播声量,有效拓展独立音乐人的价值边界;反过来,独立音乐因其聚焦于情感,一种潜在的、能够引起用户共鸣的情感,也让品牌、产品营销更具娱乐力。

至于2020年Indie Works如何发力?刘瑾表示,“一站式服务,1+1+1+…>N”。 Indie Works希望在明年进一步优化平台的服务属性,扎根独立音乐,聚拢资源,持续发力。具体来说,就是计划开展版权、财税等系列分享课程、推动更多的跨厂牌合作、提供更丰富的曝光机会和渠道、提供更大的演出舞台、拓展更多的商务合作想象空间等等,为音乐人、乐队、厂牌提供更多基于独立音乐本身的内容衍生、场景衍生和营销衍生,把独立音乐从“随身听”变成一种年青、潮流人群的娱乐生活方式。


复制链接 打印
分享到: 更多
Copyright 2012 决策网 版权所有 内容来源网络媒体 杜绝任何虚假不良信息 如有请联系我们 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